抖音街拍摄影师都有谁的简单介绍

不开市的西仓没有什么新鲜风物。教场门附近的西仓东巷,从南到北只有300米左右,被居民区、几所学校、本地小吃店环抱,人们上下班、接送孩子、买菜就会从这儿经过。

抖音街拍摄影师都有谁

32岁的西安人田斌,蹲在马路牙子上,观察着距离自己5米远的那对母女。卖苜蓿的摊位旁,年轻妈妈坐在板凳上,抱着自己的女儿说悄悄话,小女孩儿怀里抱着一个洋娃娃。

“咔嚓!”田斌迅速按下快门,在西仓的市井和烟火气中,定格住小女孩儿澄澈的眼神。为了拍到这张照片,他在这里徘徊了近1个多小时。

田斌是一名街拍师,每天游走在西安的大街小巷,寻找画面感最强的镜头,拍摄各种行业劳动者努力工作的瞬间。

一切都能被视频表达的世界,他用三个月时间,在抖音账号“说出你的故事~阿斌”里记录了90多名普通人和他们背后的故事。有身上缠满糖丝的棉花糖小贩、靠修车挣钱的异地打工者、建筑工地旁10块钱管饱的拉面摊老板、因为6万块钱彩礼而被分手的商洛女孩儿......

在田斌的镜头里,没有宏大的场景,只有具体的生活。

1

给自己“试用期”3个月的街拍生活

决定独自拍短视频之前,田斌是一名摄影师,换过几份工作,大都与摄影有关。他能拍出让甲方满意的视频照片,拿着足以养家的工资,即使被要求加班做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也能忍受,也许一直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,随便抽出某个普通人的生活样本,与田斌的并无二致。

▲摄影师田斌

直到去年10月份,田斌再一次辞职。

当时距离春节还有3个月,他打算给自己一个机会,在这3个月里做一个没有任何收入的街拍摄影师。

这不是一时兴起。田斌喜欢拍照拍视频,但过去几年的经历,对他来说只是在用摄影这门技术机械地完成一项又一项工作,他想拍一些发自内心真正喜欢的东西。

“具体是什么呢?”

“当时也没想好,就想着要拍路人,反正先走出家门吧。”

融入人潮中的田斌看起来非常普通。黑色双肩包里永远都装着相框和便携式打印机,手里的相机一直保持着开机状态,遇到精彩的镜头就“咔咔”拍下,打印出来装好相框免费送给对方。

▲棉花糖小哥

田斌一直记得自己第一天上街时的新鲜劲儿,对路上每一个人都充满好奇,“我看什么都觉得有趣,那天拍了好多张照片送给路人,出门带的相框都不够用了!”对于田斌来说,取得拍摄者的许可、规范拍摄是做街拍的前提,目前他所有的视频和照片都征求过当事人的同意。

时间一久,田斌有了自己的街拍“心得”,总结起来就是俩字:耐心。

“为了拍到好照片,一般都要蹲守好几个小时,”田斌说现在都养成习惯了,一出门就开始四处观察,寻找拍摄对象,“有时拍完照想送给对方,一转眼人已经走远了,照片送不出去心里就牵挂这事儿,老想再找到这个人。可人与人之间往往只有那一面之缘,错过了就很难再见。”

▲田斌曾在钟楼拍摄一个女孩儿,当时没有送出照片。后来又机缘巧合,送出了这张照片

机智的街拍生活让田斌感到新奇而满足。他最爱拍工作中的陌生人:正在擀面的面馆厨师、坐在街边剪窗花的奶奶、大年初一凌晨送餐的外卖小哥、小区门口理发的大爷......

“认真工作的劳动者最美,他们一定没见过这个视角的自己,但是我拍下来了!”田斌细致地观察着陌生人,普通人生活细节里的真实和质朴,填补了他过去三十年来并不丰富的人生体验。

2

《粉红色代驾》

2020年11月底,田斌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视频。

他将镜头对准一对在大雁塔看不倒翁表演的情侣,男孩为了让女朋友看得更清楚,将她架在自己肩膀上,演出结束后田斌追上这对情侣,把照片发给他们,俩人又意外又惊喜,和田斌聊了他们对彼此的爱意,这个过程被记录在一段1分钟的视频里。

▲大雁塔情侣

这条视频让田斌一直不温不火的账号突然备受关注,当天晚上观看量从几百暴涨到几万、几十万,评论区里网友疯狂刷着“这就是爱情的样子”,有人被视频激发,留言讲自己的感情故事。田斌兴奋地整晚没睡着,一直抱着手机回复评论、看网友私信。

那一刻,他隐约抓住了未来街拍短视频的方向——捕捉普通人的故事。

大雁塔情侣照在网络上为田斌博得了不少流量与粉丝,此后他一次次“闯入”西安街头,试图寻找最能打动他的某一个瞬间,和镜头背后那些普通个体的讲述。

街拍不再只是一种记录方式,更是一个窗口,那些不为人所知的普通人的生活经历,塑造了田斌镜头前那个具有“故事感”的真实画面。

而关于故事,他感触最深的是一张女代驾的照片。

▲女代驾

2021年的跨年夜,田斌在家门口遇到一个刚刚从泾阳代驾回来的女司机,本来没打算拍照的他和这位代驾闲聊了几句,才知道她白天在幼儿园当老师,晚上靠代驾挣钱贴补家用。

“生活所逼,现在大家都不容易嘛,”女代驾司机讲到自己的现状,并无任何抱怨之词,甚至还笑着说:“送客户的时候还能在车里吹空调,暖和呢。”

田斌为女代驾司机拍了一张照片,她坐在自己的电动车上,摘下裹住了脸的粉红色棉帽子挂在车头。零下十几度的深夜,路上没有灯更没有人,田斌用车灯打光照亮她的脸,拍下这张照片。

▲拿到照片女代驾司机很开心,说这是她2021年收到的第一份礼物

视频发布后,几十万粉丝涌入田斌的抖音账号,他们被女代驾的乐观坚韧所感动,留言、点赞、私信他,讲述自己现实中说不出口的辛酸,甚至有人为这个视频中的女代驾写了首诗,取名《粉红色代驾》:

你怕吗?

还好,现在人觉悟都提高了

为啥这样拼命,你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女人吗?

不都这样嘛,生活就是这样子的啊!不干行吗?

对话,已经不带色彩了

但笑容却越发灿烂

在生活里的生命

生长,跟普通与高贵没一毛钱关系

多么自然的自信

多么真实的坚定

(节选)

普通人的生活里有诸多不易,但普通人的内心同样波澜壮阔。

3

爆火之后

作为一个有家庭压力的成年人,完全放飞自我显然不现实。3个月是田斌给自己最大的期限,如果3个月后依然不能做出有影响力的作品,不能实现财务入账,他就必须考虑找工作了。

很多时候,具有强烈意愿比带着目的的规划更容易出彩。

一个的姐,深夜把车停在路边摇下车窗,在没有乘客打车的间隙抓紧时间吃面包,这个画面被田斌拍下来了。给的姐送照片的时候,田斌顺手买了杯奶茶给她,的姐说起了自己的故事:因为疫情影响,靠开出租车维持生活,每天早上很早出门,晚上十一二点才收车。

▲女出租车司机

这条视频在抖音上爆火,账号粉丝量从60万暴涨至100万,他为自己所设的“3个月期限”迎来一个大反转,广告媒体也纷纷找上门来。

然而爆火之后,流量这把双刃剑带来的问题也逐渐出现,不少人猜测他的账号涨粉如此迅速,背后是不是有团队在运作,田斌哭笑不得:“我连收入都没有,咋养活团队呢?”

第一次遭受网络恶评,也是在的姐这条视频里。下车前田斌给的姐送了一个红包,被网友指责是做戏,甚至讽刺他只给女性发红包的行为十分“油腻”。

▲收到照片的“的姐”

“大家在视频里看到的只有短短一分钟,但我和的姐聊天聊了将近一个小时。”那天恰好春节刚过,田斌给孩子发完压岁钱兜里还剩50块钱现金,就装了个红包送给的姐,“对于一个出租车司机来说,时间就是金钱,我浪费了她的时间,理应给她相应的车费,就当是我给她打车钱了。”但这些解释并没有机会告诉每个人。

▲公交车司机

几周之后,田斌拍了一个公交车司机,她是一位单亲妈妈,在视频里讲了自己疫情期间发现老公出轨,后来果断离婚独自带女儿生活的故事。一切拍摄都是经过单亲妈妈允许的,她希望通过视频也让自己能得到释怀。但视频发布后评论里都在谴责田斌,认为他拿别人的痛苦作自己的视频素材这种行为十分不道德。

事后单亲妈妈看到评论,想再录一个视频为田斌解释,被他拒绝了,“要做网络视频得面对这些,太玻璃心的话,是没办法持续下去的。”

▲正在劳动的建筑工人

当然,流量有时也会给他出乎意料的回报。

有天田斌在楼下面馆吃饭,吃完结账的时候,发现隔壁桌有个人已经给自己结过了,那人说自己是他的粉丝,经常看田斌的视频被那些平凡的普通人所感动,而他自己也是一个劳动者,希望有机会田斌能去自己工作的地方看一看。

“可能这就是流量给我带来的陌生人的善意,知道自己的视频也曾安慰过一些人,就觉得所做的东西是有价值的。”

4

网红困境

互联网热度总是像阵风,刮一阵儿就过去了。

无论是好评还是恶评,几天之后又重新归于平常,生活中的田斌还是那个普通的田斌。非要说有点改变的话,就是有人主动找田斌拍广告,窘迫的零收入阶段总算熬过去了,“恰饭”的机会让他有能力也有信心继续把这个账号做下去。

▲正在出餐的摊贩

城市里的一切声音和景象似乎都视频化了,到处都是以15秒钟为一个单位的全息声音碎片,搞笑的、生活的、科普的、知识的、影视的....只要打开短视频app,你就能找到让你感兴趣甚至沉迷的视频。

过去将近半年的街拍经历,田斌目睹了非常多的人和事,从一个内向话少的人,变成了随意和人聊天也不会紧张的“社会人”,但他时常也会感到不安和焦虑,生怕留不住粉丝,生怕自己拍不出好作品。

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,拍摄着和田斌相似的视频,都想在流量池里博得用户的关注。而短视频平台不断进化的内容推荐机制,让田斌这样的创作者必须持续寻找新的创意,才可能留得住选择众多的用户。

▲理发的大爷

粉丝数突破百万之后,田斌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视频,不想再拍重复的故事,或者重复类型的陌生人,他觉得自己要创新,要对这一百万粉丝负责。

“以前一天能拍好几个有故事的人,现在一天出去可能都拍不到一个”,田斌也曾经计划把每个特殊行业都拍一遍,但这很难实现。素材困境是每一个内容创作者都必须面临和经历的。

最近,田斌一直在关注一个和自己风格相似的东北街拍师,“以前他的视频发出去几分钟,就有几千人点赞,现在都发布一天了,点赞还是几千,”田斌知道,自己迟早也会有这样的创作瓶颈。也许经历、财富、名声,都在他的欲望清单上,但在好的作品面前,这些全都可以让路。

▲10元管饱拉面师傅

对于田斌来说,他唯一能想到的打破眼下创作困境的方法,可能就是走向更远的地方,寻找更多的素材,但这条路,需要坚实的经济基础来支撑。

“我现在就想多挣些钱,走出去看看。”

“看什么?西安以外的故事吗?”

“不知道,还没想好,反正先走出去吧。”

作者:贝小羊

陕光灯(shaanlight)出品

原创作品,禁止转载

标签: 抖音街拍摄影师都有谁

作者头像
admin创始人

上一篇:包含为什么抖音照片不能剪辑音乐的词条
下一篇:央视新闻官方抖音号人民日报5.4,赵忠祥抖音号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